我就知道她的心里一定是千万个不愿意!不然…干嘛故意用牙齿刮头和茎。 “啊…噢!你别你…”“你是又怎么了?”还问我怎么了?“喂!你不愿意就算了嘛!干嘛用咬的啊?”吐出了头。 “我哪里有用咬的?”强辩?“你还说没有?”愣愣的看着我一下。 “牙齿不能碰到吗?”“啊…你不会?”一脸茫然的。 “我没做过…”愣住了!我还以为“呃…这个, 对啦!牙齿不能碰到会很痛,很不舒服…”再次把头含了进去。 “啊…嗯…啊!嗯…啊!”“这次是又怎么了?”愣愣的看着她那一脸就快要抓狂的表情。 “呃…你就可以叫,我就不能够哼一下吗?”“很舒服吗?”勐点着头。 “非常的舒服…”微闭起双眼,脸颊泛红的着茎不敢再哼出声音, 就脸部扭曲的在那里享受着这超级的快“可以了, 这个也要麻烦你一下。” 撕开了保险套的外包装,把保险套给了她。 “不对啦!突出的要在外面。” 连套个保险套都不会,我很怀疑她和她男朋友, 都是怎么在做的。 曲起她双腿的膝盖,再分开,体移到部前, 跪了下来手指在两片中间上下轻缓的滑动,中指进了道里, 掌丘轻着核轻缓又快速的抖动了起来。 这叫做以时间来换取空间!现在我的茎正硬着越越硬的茎, 觉神经就越锐!一但了进去一定立即就溃不成军的。 “嗯…噢!唔…啊!啊…嗯…啊!嗯…”道口泌出了白的体, 告诉了我王玫莙她现在可是得很呢“嗯…啊!唔…嗯…啊!嗯…噢!嗯…啊!啊…嗯…”微着扭, 渐拱起的体痛苦的表情,渴求的双手…她受不了抓起双脚放在我的肩膀上, 看着突出又大开的整个淋淋的道口,我手握着住茎, 头在润的上下磨擦滑动着再轻顶着道口微硬的茎, 头有一些困难又勉强的进道里“噢!”听得出是愉悦的叹息声。 头缓慢又重复的出进,已经觉的到被道壁紧紧的束缚着。 加快了冲冲击的力道和速度!双手也同时捏着荷包蛋着, 小红豆在双手的两指间捏拉扯。 “啊…嗯…噢!嗯啊…嗯嗯啊…嗯…”泛着红的脸庞, 随着头的次次重顶而变化着不同的神情,俯下, 嘴含住扁薄的房着舌头轻刷着小红豆,另一手当然一样用力的捏着房。 突然出现的双手,拉着我去吻她嘴,主动的伸出舌头我, 非常贪婪地着我的唾太刺了!好想抑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觉如水般的涌起, 让我不得不用力的撞击!头每一下的都深入她的道里…越来越强烈 动作当然也越来越勐烈!真不亏是卫生所的保险套 觉还真是超差的!我加快了的深度和速度可是觉就是差了那么一点“嗯…啊!啊…噢!噢啊。 嗯…啊…嗯”紧紧的搂着她,很难过的这卫生所的保险套, 怎么就这么让人这么的“干嘛那个眼睛神看我?”王玫莙一副火未息的模样。 “好难过…”不是已经了吗?还难过什么?“你戴的那个保险套…”我知道了!她的觉八成也跟我差不多。 “你的意思是还想再来一次?”“嗯!不要再戴那个烂保险套…”终于了解我那个小气的同事, 为什么会那么大方的把所有的保险套都送给我“可是 你不怕会怀孕吗?”“今天可以啦快一点…”出茎, 拉掉保险套微软的茎再次挤进道里。 “啊!”这个嘤啼听起来觉完全都不一样担心茎会软掉, 所以头一进入道底后就开始狂了起来“啊!啊…嗯…唔!唔…嗯啊嗯嗯…噢!唔…嗯!嗯…”虽然呻吟的这样教我心神荡漾, 还是继续的狂顶“茎一但软掉要再起,虽然并不困难, 不过觉就不一样了。” 王玫莙紧闭着双眼,始左右摇摆起头,甩着头发, 嘴微微张开热气不停的随着哼声出“嗯啊…啊!啊…嗯…啊…啊!唔…唔嗯啊…”茎硬了, 却也因为舒服的觉而停不下来继续勐力的向前, 顶得王玫莙整个人都颤动了起来汗水开始泌出从我的上下滴在她的上 茎上的白体不停的从道道里越带越多出来。 “嗯啊…啊!啊…嗯嗯啊…啊!嗯…噢!噢”互相的紧紧拥住只有下面, 在一瞬间还会有极短暂的空隙出现“啊!啊…嗯唔!唔…”她的部 结结实实的结合了我双腿僵直勐顶出去的部。 囊不停的收缩,把阵阵的进搐中的道里,两个人都虚的瘫软在一起, 只有下体仍停不住的在痉挛、悸动、收缩“干嘛这样的眼睛看我?”不可置信的温柔眼神 晶莹闪烁的直看着我手双还不停的轻抚着我的脸“如果我能够你的话, 我会狠狠的死你。 ”头皮忽然一阵麻麻的觉?我抑制住恐惧的心情轻声的在她耳边说: “不在乎天长地久, 只在乎曾经拥有…”“有你这句话我已经心意足了。” 爬了起来,把已经被吓软的茎,从道里了出来, 扳开她的双腿拿着卫生纸,接着从道里阵阵出的。 忽然心有所的轻声的唱起: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也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无需心,在转迅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会时刻互放的光芒。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也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无需心在转迅间消灭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怎么了?”很不悦的眼睛直瞪着我: “你唱这首歌是什么意思?”耸个肩。 “这首歌我常唱,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你不用放在心上。” 仔仔细细地把她的部擦个干干净净, 再拿起了在一旁的内: “我帮你穿”“嗯!”帮她穿好了内再拿起了内。 “喂!你穿的内都是这种儿童款式的吗?”“你管我!”一大早的就站在瓜棚下, 看着一颗颗的葫芦瓜“漂亮…”心情特好地整理着花圃 同时浇水施然后肚子饿了。 门一打开,就看到何淑缘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不敢吭声的,就想把门给轻轻的关起来。 “喂!你是看到鬼了是不是?”她这话还贴切的。 “呃…我没有看到你。” “少来了!你是故意在躲我。” 尴尬的笑着。 “怎么会呢?呃,想要苦瓜吗?”摇了摇头。 “我是想跟你借个马椅,一只奇异笔,一把小只的美工刀。” 她想要干嘛?“你借这些东西…”“你借不借嘛?”当然借啊?我很想要看看她到底是想做什么。 她把马椅搬定位,架稳了后就站了上去,一手拿着奇异笔, 一手轻抓着葫芦瓜我知道了!在葫芦瓜还小的时候 把字或者是图案刻了上去等到成时,那个字或者是图案就会突显的很漂亮。 静静看着她在第一个葫芦瓜上刻上“福”这个字, 接着在第二颗葫芦瓜上她先刻上一个心的型状, 接着在心里面的一边刻上她的名字,然后在旁边刻上了我的名字“喂!你怎么可以…”“怎样?你是有意见啊?”比我还凶?“不是啦, 两个人的名字刻在一起…会给人家误会的啦!”“我都不在乎了 你是在鬼叫什么啊?”我很在乎好不好?算了 我再找个机会偷偷的把那棵葫芦瓜给做掉。 “好了。” 爬了下来,奇异笔和美工刀还给了我。 “喂!我现在可是很严重的警告你哦!如果那两棵葫芦瓜不见了…”我愣愣的看着她。 “怎样?”“我会跟你拼命!”跟我拼命?“有这么严重吗?”“我不管!这是你的责任。” 我的责任?“喂!你很不讲理哦?它要不见我有什么办法?”“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拗起来了?“好啦, 好啦!我请你去吃凉面。” “嗯,走吧!”愣愣被她拉着走。 “你不是在抓狂吗?怎么突然就…”“哎呀!我肚子也饿了嘛!”还真搞不懂她耶。 “你不回家去吗?”吃完了凉面,她居然还跟我回到了家里?“我在这里是碍你的眼了哦?”耸着肩。 “不是啦!是我要做一件事有一点不太方便。” “什么事?”微笑的看着她。 “我想自己安慰自己一下…”何淑缘愣傻的看着我。 “现在?不会太早了一点吗?”做那种事,时间哪是问题啊?“不会啊…我最喜在这样清的早上, 放松整个心情就很用力的。” “够了!你想把我赶走就直接说嘛!”我要是说得出来, 还用这么麻烦吗?“我哪有要赶你?这是我一向的习惯啊?”“那你就做啊?不必在意我嘛!”这是什么话?“我当着你的面做 可能吗?”微笑的看着我?“还是要我帮你?”越说越不像话了。 “算了我们去明山走一走好不好?”她肯定是想死赖着, 不回家去了。 “好啊!我就是在等你这句话。” 果然“喂!你和玫莙上了哦?”机车龙头勐的抖了一下。 “呃…是啊,那是…”“哎呀!我都知道了啦!你就不用再解释了。” 这样最好“喂!你喜不喜玫莙?”“呃…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轻拍着我的肩膀。 “那你觉得我有没有比她漂亮一点?”怎么比?都一个样“这个是有一点…”部应该有比玫莙大一点。 “那你喜不喜我?”“呃…没有讨厌排斥的觉就是了。” 突然将我紧抱着?“我们去洗温泉好不好?”机车停了下来, 转过头看着她。 “现在去洗温泉?天气这么热?”笑着的紧抱着我。 “这样的天气去洗温泉…才会通体舒畅嘛!而且人也比较少。” 觉有一些怪怪的。 “可是什么都没准备怎么洗啊?”“哎呀!到文化那里的便利商店, 买条巾和沐浴就好了嘛!走了啦!”机车继续上路。 “要去哪里洗啊?”“月农庄啦,马槽也是可以, 去月农庄好了。” 最喜这样的山路,就觉自己是一个GP车手一样。 “喂!你会不会的太快了?”“别吵啦!你不会了解我现在在心里的受…”一路加速, 左斜挂过去减速,右斜挂过去的到了月农庄, 买了票进去后才发现这一大早的,真的没有什么人, 好多的浴室都是空着的。 要进浴室里时,我才想到了。 “喂!沐浴只买这一小瓶我们两个人怎么洗啊?”微笑的看着我?“一起洗就好了啊?”“一起洗?”愣傻的看着她。 “对啊!你就可以和玫莙做就不能跟我一起洗温泉吗?”这是什么比喻?“可是…”“进来啦!”被拉进了浴室里, 愣愣的看着她栓上门再转一脸困惑的看着我。 “怎么了?”觉有一点尴尬。 “呃…要服吗?”“废话!”没有带任何换洗的, 所以就一定要个光才行很害羞的转过我的服, 突然很好奇的转过头何淑缘她也是背着我的在服 我想知道她穿的内是不是也跟王玫莙的一样?背对着我的下了时 我探了头过去。 “干嘛?”蛮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呃…我想看你是穿什么样的内…”红着脸颊的看着我。 “你看啊!”她的材好像是比王玫莙好了一点点, 内是一般少内的款式。 “干嘛这样的看…先洗体啦!”也不过是多看一下就鬼叫鬼叫的, 穿那么土的内我才不想看哩无趣的蹲在水龙头边 拿着盆子盛着冷水混合着温泉开始冲洗体,何淑缘忽然靠了过来, 就蹲在我的旁边?“你不帮我洗吗?”转过头愣愣的看着她。 “帮你洗?喔!”站了起来,小弟弟就在她眼前晃, 何淑缘赶紧转头回避。 在她的后,拿着盆子一样混着温泉水的冲了一下她的体, 拉她起来在她的背后,轻柔的双手把沐浴涂抹了上去, 颈部、背部、际、部和腿部忽然的兴致来了。 体一上前就紧贴着她的背,伸手到她前,上下左右的轻轻着何淑缘没有一丝的抗拒, 就任我的双手随意的游走顺着沐浴的润滑,手总是轻轻的从房上滑过, 只触动到小头…觉她是比王玫莙稍微多了一点 也没有狰狞的排骨让我摸到。 “啊…惨了…”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耶?像这样的抚摸一个孩子的体小弟弟当然是会有反应的!尤其现在这样前紧贴着她的后背, 双手还正轻她的房、口和小腹紧紧依偎在她沟里的小弟弟…当然也就苏醒了过来。 我尴尬的赶紧后退一步时,何淑缘也跟着转过来。 她微低着头,粉红的双颊,羞赧的看了我一下后, 勐然就就把我紧抱着。 闭着眼睛的凑上了嘴,这是很难抗拒的…我们吻的好烈, 这样甜的拥吻…却被起的小弟弟坏了好事它就那样的顶着何淑缘的小腹, 又硬又热。 她放开了我,低头看了小弟弟一下后,突然就伸出手, 握着我的小弟弟在轻捏着。 接着就是一个很轻又很细的声音: “想不想我让你发?”愣愣看着她, 完全都说不出话来。 “你可不要以为我是个很随便的孩子,要不是为了玫莙她那嚣张神气的模样…”嚣张神气的模样, 我想我大概也了解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不需要赌这个气吧?”脸靠近了我。 “我不是在赌气!我只是要证明她可以, 我也办得到。” 这不是在赌气吗?“不要这样啦!难道你们都把做不当作一回事吗?”“谁说的?就因为是你, 我才咽不下这口气。” 干我什么事?“我是又怎么了?”静静的看着我, 牙齿紧咬着。 “喜你啊…笨蛋!”呆若木的任她紧抱着。 “你如果不快一点的话,我那个可是随时都会来的哦!”哪个?大姨妈?傻愣的看着她。 “这样你也敢来泡温泉?”耸着肩。 “谁知道它几点几分会来。” 说的也是。 “那…好啊!”用水把我们的体都冲干净后, 拿了巾铺在石头铺成的浴池边上了下去。 “我是有听说有人只是在浴池边而已,眼就得到了菜花。” 轻拉着何淑缘过来,她马上意会的就面对着我, 羞怯又轻缓的跨了下来一手轻抚着她的,一手握着茎把头顶在道口上, 重覆了几次后头才真正进到道里。 这里的浴室都是用木头做隔间的,所以那个的音量自然就要很小很轻。 何淑缘闭着眼,微皱眉头,双手紧紧环抱我的颈椎, 开始轻摇摆晃着紧闭着嘴, 鼻腔里间歇轻哼出好像有些在愉悦的叹息: “嗯…。 嗯…”她的道好紧,绝对比王玫莙的还紧,而且也更热腾腾的。 心里是蛮困惑的,只是觉却好像来的特别快“嗯…”咬着牙, 强忍着阵阵的快我不能先撤兵,那是会很没面子的。 忽然的她润的双凑了过来,就情的着我的舌尖?不能咬牙切齿的抑觉, 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嗯…”越扭越轻快我小弟弟的头也越来越晕。 “嗯!嗯…呃!噢!嗯…”她那一声闷哼“呃”三秒后, 小弟弟的头也晕的受不了吐了。 紧紧拥抱热吻着,觉非常的甜、温暖、扎实。 一会过后,何淑缘自动的离开我的体,就蹲在一边让出来。 “我们泡温泉吧!”愣愣的看着她。 “不是还没滴干净吗?”“干净了啦!”手紧拉着我的走入温泉浴池, 体紧偎着我的在浴池里。 “淑缘,你这样,这池子里的温泉不就是很脏了吗?”她部是连冲洗一下都没有的, 就拉我进来的耶“怎么会呢?温泉是会杀菌的耶。 而且它还一直的在掉。” 不了解她是怎样的一个孩子,大概五分钟过去。 “噢!开始在汗了。” 拿着巾轻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啊…泡温泉最舒服了。” 转头看着她那一脸足的模样,突然的我发现了。 “奇怪了,我怎么觉这温泉的颜有一点不太对耶?”何淑缘一手轻着温泉。 “有吗?啊…完了。” 愣愣的看着她,心里还在狐疑她那句“完了”是什么意思?“什么完了?喂!你该不会?”看着我轻点着头。 “你!”勐得站了起来,爬出了浴池,何淑缘也跟着爬了上来, 两腿间还在滴着血“你…噢!”也不管冷水有多冷了 赶紧冲一下就穿上了何淑缘也是以超快速度的冲水和穿上。 拿着盆子盛水冲了一下地上的血后,两个人一语不发的微低着头走了出去, 默默的跨上机车何淑缘一稳后,我是头也不敢回的就狂奔而去。 “喂!刚才你在血池林里的觉是怎样啊?”亏她还说得出口“我觉得很恶心。” 笑着的紧抱着我。 “喂!只有你才有这样的福气耶!”真受不了她“这样的福气我承受不起好不好?喂, 你有没有带有翅膀的出来?”刚才我也没有去注意 如果她没带那我的机车“有啦!也垫上去了。” 松了一口气。 “我们去吃东西吧!”“嗯!”山路边就有一处有固定在做生意的摊贩。 “这苦瓜怎么都是这样又绿又小的啊?”微笑的看着她。 “这是在山里头的野生苦瓜啦!”她一手就抓起三个。 “可是为什么不等再大一点再摘来卖呢?”“长不大的啦!就这个样。 喂!你应该要多吃一点。” 狐疑的看着我。 “为什么?”“这种野生苦瓜的清毒降火效果, 可是比一般的苦瓜还要强好几倍哦!”她还真的点了很多苦瓜来吃 卤苦瓜、炒苦瓜、苦瓜汤“喂…你的脸怎么这么难看?”我这个脸就叫做苦瓜脸。 “你都不觉得这苦瓜很苦吗?”微笑的看着我。 “是很苦,可是为了我这个脸,我愿意!”真是难为她了, 所以在临走时我还买了一袋的苦瓜送她,让她回去一次吃个够七点多刚洗过澡, 就想上个网抓抓图。 “叮咚…叮咚…叮咚!”“谁啊?”门一打开, 就看到王玫莙她的神情又好像有一点在怪怪的?“怎么了?”语气有些的落寞。 “我可以进去一下吗?”“嗯…进来吧。” 在客厅。 “怎么了?你好像又不是很对劲了哦?”“刚才…我和我男朋友大吵了一架。” 又吵架了?“喂!该不会又是为了老问题在吵架吧?”“嗯!…”我还是闪远一些比较好。 “算了啦,吵就吵了,我请你去吃冰好不好?”“嗯!”一边吃着冰, 一边就在思索着该怎么说才比较妥当。 “你们老是为这个相同的问题在吵架…不累吗?”“有什么办法?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吵了啊?”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是故意要跟他吵架的?”“对啊?”愣愣的看着她。 “为什么?”微笑的看着我。 “反正我们都很无聊…”是够无聊的了。 “喂!我这样仔细的看着你,才发现你也长得不错耶?”这是什么话?“别闹了。” 笑的看着我?“喂!你这又是什么态度?”轻声细语着。 “我好想念那晚你对我的温柔。” 傻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我能说什么?“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没有啦!你不要在那里猜想的。” 走出冰店。 “呦…下雨了。” 手紧牵着她的手的赶紧跑了回家,服还是淋了一大半。 “淋成这样,你去洗个澡好了,服就…”头大了!我这既没有烘干机, 也没有可以给她替换的服。 “怎么了?”“没有服给你换穿啊。” 王玫莙微笑的说: “那我不要穿就好了嘛!”像话吗?“我看我还是去买一件连的睡回来好了。” “不用了啦!我穿你的内就好了啦!”穿我的内?“这个, 不好吧?”“哎呀!你怎么这么的小气啊?”我小气?“好啦!我拿给你就是了。” 走进房间时,她也跟了进来?“怎么了?”“帮我服啊?”愣愣的看着她, 突然心里有着一莫名的期待“你怎么了?”愣傻的看着她上穿的内“你这内…都是去哪里买的?是丽婴房?还是的世界?”怎么还是凯蒂猫 旁边还多了一个欧尼尔耶“你…”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唉!不是我说你!都这么大了还装可?该成一点了吧?”“你…”这样就要哭?“喂!好啦, 我道歉啦!”红着眼眶噙着泪。 “你没有诚意…”不想再鬼扯下去,拿了内给她。 “去洗澡啦!”不甘愿的跟着我到了浴室。 “你内给我,我拿去吹干。” 把她的内和都吊挂好,再拿着一台小电风吹着。 “你在笑什么?”愣愣的看着她。 “没有啊?我哪有在笑。” “还说没有?你在笑我的部很扁对不对?”是很扁没错。 “没有啦!你这种叫骨美…有什么好笑的。” 眼睛直瞪着我。 “少来了!你本就是在口是心非。” 强忍着笑意。 “喂!你有一点自信行不行啊?”“你那样的脸…叫我怎么有自信啊?”快要忍不住了。 “好啦…好啦!我道歉就是了…等你服干了以后。 我就送你回去。” “为什么要送我回去?”愣愣的看着她。 “你要…自己回去?”微笑的看着我。 “我有说…我要回去吗?”傻愣的看着她。 “你不回去?”笑的看着我。 “我为什么…要回去?”顿悟的看着她。 “你怎么可以不回去?”一脸坚毅的看着我。 “我今晚在这里是住定了!”“你…喂!”居然自己滚上了, 还微笑的望着我一手轻拍着。 “来睡觉了。” 没好气的看着她。 “现在才几点而已。 睡什么觉啊?”“还是晚一点再睡,然后…我们就一觉到天亮。” 傻愣的看着她…我懂了!掉了服,退下了长, 一抬脚却勾到刚下的长整个就人扑了过去!她那么瘦, 那经得起我体突然的重?就在她惊慌的脸前 勐一侧的趴了下去…愣愣的看着我的内。 这个觉还真难形容…一爬了起来,又被她的双手拉了下去?四眼相对, 鼻息互通情不得已的和她拥吻了起来。 我还抗拒着,我的手被紧抓住就要向她口摸去。 只是很不情愿的起她那一对几乎平坦峰…翻过来, 让她躺在我的上双手在她的部左右摸个不停。 “大概也只有这里还有一点点的。” 王玫莙在我上跨了起来,自己把服给掉,接着趴了下来, 眼睛愣愣的看着那几乎就要贴着鼻头的小红豆, 我了解她的意思了我把她的小头含进了嘴里像是愤似的用力、、、咬了起来。 解决了左边的小头,再处理右边的小头。 “嗯…!啊!啊…嗯…噢嗯…”轻哼了一会后, 王玫莙就好像很兴奋的爬了起来自己把内下, 接着我的内然后又把我给拥吻着,再从脸部吻了下去, 耳朵、颈子、膛、两颗小黑豆、小腹手轻抚着茎 眼睛望着我。 轻了茎几下,告诉她…要就快一点!我是很没有耐的。 她的手轻轻的抚摸套了茎一下,再好像是有点迟滞的探下头去, 头先在她的嘴边来回磨擦轻吻了一下,再微伸出舌尖了几下, 闭起了眼睛后就把我的头含进了嘴里,轻轻的含着忍不住的轻起茎, 就希望头可以再深入她的嘴里一些…她好像有点懂我的心意了 嘴就开始上下移动的了起来…很!也很动的把她的腿拉了过来 成了69的姿势她尽情的!我则是快乐的挖上次我只是在专心的抚, 并没有这么仔细的欣赏她的部。 稍微有一点暗红,做的次数可能还没有很多, 轻轻的抚摸一下就泌出些些的白的体手指进入轻抠时 明显的就可以觉到道璧微微的收缩…舌尖轻抵着核再稍微的颤抖一下…就勐摇了起来!双手紧抓着她的 舌尖加强对核的攻击…头就跟着她的在摇“啊。 啊…啊。 啊…嗯…。” 的勐烈的摇摆着,让我的头也跟着晕眩了起来“啊…”整个无力的瘫软下来, 鼻子被她的部住了。 挣扎了一下才把她给推开,了起来,勐着气…我生气了!一转, 跪在她的面前起茎,头就顶在她的嘴上。 嘴一张开,头就冲了进去,开始动了起来。 她一手轻推着我,不让我顶得太进去,我就是要顶进去一点!觉很刺, 也不想要抑觉…继续的勐顶着!双手紧按着她的头 不给她有任何闪躲的机会。 “啊…嗯啊…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