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中出现了一个「拜月教」,教主是一个神秘妖女,专门以「乱心迷魂烟」及「吸精大法」来令到受害者在极乐中死亡,并吸取他们的功力,五大门派为了铲除此恶势力,于是联合对付此邪教,但在拜月教与五大门派的斗法的过程中,令到武林各派中的掌门或弟子都遭受毒手,牵起了风风雨雨的仇杀…自从「拜月教」妖女杨仙花崛起,连害名门五派七大弟子后,华山、青城、衡山三派掌门就发出「英雄帖」、邀请嵩灵、南斗两派联手,在凉秋九月十五日,五派联手进攻拜月教。南斗派掌门任中行,为了在此役扬名,准备「入关」四十九日,练好《两极心经》上乘武功。任中行今年刚好四十,身高六尺,白脸无须,他「入关」是在总坛后面天目山一个幽静山洞进行。南斗派弟子近百人,将天目山围得铁桶一样,保护掌门练功。任中行入居山洞后,练了七天,还未打通「任督」二脉,他日夜打坐,滴米无入过肚,只觉体内两股真气互相冲击…他额上汗水涔涔而下,任中行索性脱光衣服,盘膝再运功。就在这时,洞口飘入一阵幽香的白烟。任中行虽是高手,但凝神闭目练功久了,反应自然较慢,香气飘到鼻边,吸进了两啖,他才张目叫︰「不好!是『乱心迷魂烟』,守护…」但,烟已入脑,体内两股真气正在击荡,他只觉混身无力!就在这时,山洞的石门被推开,一个蓝裙少女闪了进来,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推回上百斤的石门!洞内的光虽然幽暗,任中行看得出她非常俏丽,肌肤雪白,眼大大、鼻尖尖,唇薄嘴小,唿吸时,胸脯一涨一缩,乳房是非常大!再加修长两腿,天生就是个尤物!「你是谁?外面的人怎么了?」任中行身既不能动,又裸着屁股,只是将手放在小腹下,遮着阳物,维持打坐的姿势。「任大侠,练功很辛苦了?」少女娇媚的一笑︰「你不要分神,否则体内真气不能复归丹田,就会喷血而亡的!」她慢慢解开衣带︰「我…来帮你调和阴阳好不好?」蓝裙之内,是什么东西也没有的。裙掉跌地,露出一具白里透红的她的乳房浑圆,乳尖傲然翘起向上,乳头和乳晕是粉红色的一大片。她的腰肢很幼、小腹平坦,腹对下是黑茸茸的毛毛。「这么美的身体,你一定未见过?」少女慢慢走近︰「闻闻我的身体,香不香?」任中行冷汗直冒,他牙关打颤,连手也举不起。少女站到他面前,小腹就向着他的鼻子。「不…不…」任中行闭眼摇头。但,一件毛茸茸的嫩肉,就贴向他的口鼻。「喔…啊…」任中行只觉脑涨头昏。少女的下体紧压着他的面,慢慢地左右左右的扭动她的屁股,她的牝户就在他面上揩擦着!「噢…啊…」她腰肢越扭越快,嘴里微微发出呻吟声。阴毛揩在任中行的鼻上,他觉得很痒,他忍不住摇头,但一摇头,鼻子又在她牝户上拨来拨去。「啊…啊…」少女轻叫起来,她肉紧地双手一按,就将任中行的头按实!他的口鼻都埋在少女的阴户上,他嘴唇沾到一些又湿又滑的液体,那些暖暖的液体亦沾湿了他的鼻尖。那少女磨了一会后,干脆?起一条粉腿,搁在他的肩膊上。这样,她的牝户张得大了一些,而他的鼻子,就对准牝户内!他不能不唿吸,但吸到的,是一股幽香,少女身体发出的香味!她虽然单足站着,但似乎不觉得疲累,她还故意将两团又大又滑的乳房,碰往他的头上,娇唿︰「啊…啊…」任中行是个正常的男人,他虽然急,但一具女体在他面上揩来揩去,他始终也会意动了!他淫念一动,体内真气就从四肢齐聚到「丹田」,令他的肉茎昂起!手足能动!「『乱心迷烟』果然厉害…」任中行只觉理智消失,淫念高张,他双手一抱,就抱着少女的屁股,舌头一伸,就舐向湿湿的牝户!「啊…噢…好…」少女喉中发出欢愉之声,她双手搂着他的头︰「入深一点…啊…爽…爽死了…」任中行真气聚丹田,他只觉肉茎越来越硬,他大口的舐了又舐,当舌头碰到她牝户内的嫩肉时,她频频娇唿起来︰「你的舌头…真好…」任中行气喘喘的︰「你…你叫什么名?我…我要…」他两眼慾火狂炽!「我就是杨仙花!」少女嘻笑︰「你…要不要杀我?」她身子突然往后一仰。这样,她的牝户张得更开,湿湿的阴唇大张,任中行像疯狂了,他不止舐,而且还用力啜,想吸她的阴津!「噢…这等妙品…给你不得!」少女娇唿一声,她身子向前一仰,搁在他肩上的一足亦抽回︰「任中行,你很知机,我就让你乐一乐吧!」她双掌贴向他的肩膊一推,他就慢慢向地面躺下,只有小腹下那根红彤彤的肉茎仍昂起!「想不到你那话儿倒不小哇!」少女蹲了下来,用手碰了碰那根热棍︰「我见过的男人中,很少有六寸长的家伙…」她伸出滑滑的手,一握就握着那肉茎,不过,任中行的东西长,她的小手只握着半截,杨仙花握着他的阳物摇了两摇︰「比剑柄还要粗、还要长呀!」任中行躺在地上,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他双手乱抓,想拉杨仙花压落自己身上。「我…我胀得难受…」他双手一握,就抓着她双乳︰「来…来…」「哟…」少女娇唿︰「不要粗手粗脚的!」她拨开他的手︰「抓伤了怎办?」她捧起双乳看了看︰「瞧,都是你的指痕!我不要,我要你呵我、赔我!」她捧着奶房底部,俯身到任中行面前。他急不及待,张嘴就吹着她的奶头,除了吮之外,还用牙齿轻咬乳晕部分!「噢…呵…这才乖…啊…」少女媚笑着。任中行按着她滑熘熘的肯嵴,啜得「喋、喋」有声,如初生婴儿吸奶时狼吞似的!「哟…」杨仙花娇笑︰「好…我就给你吧!」她扶着他的肚皮,将牝户口对准他的肉茎︰「唷…轻点…」她将阴户揩了两揩他的龟头,然后慢慢塞了入去!「啊…啊…」任中行喘着气,他已变成狂乱,双手握着她的奶子…杨仙花「套」得很慢,她先让他的肉茎入了一半,再顿了顿,然后,才将其馀的一半「吞」进牝户内!她皱着眉,口里发出「雪…雪…」的娇唿。他面上露出舒畅的神情。杨仙花将他全根肉茎纳人牝户后。并没有上下起伏,只是将屁股旋来转去︰「哎…哎…」他的龟头抵着她子宫颈口,随着杨仙花屁股扭动,他的龟头就研磨着她子宫颈。每磨一下,她花心内就流出「水」来。她分泌的「汁」起初是细水慢流,磨得百来下之后,淫汁就像决堤一样!「呀!呀」任中行只觉得龟头一阵阵趐麻,他手上不自觉的重起来,将她锥形的奶子,扭得满是淡红的指印。杨仙花闭起凤眼,面上像是痛苦,又像欢愉似的︰「真有用…啊…来了…来了…」她身子突然抖了抖,子宫颈内突然喷出一股暖暖的水来,跟着,子官颈口突然间收缩,将他的龟头紧紧的箝着!「呀…呀…」任中行乐得双足直挺,他只觉龟头像有个肉口咬着,一张一合。他的「呻吟」声变得越来越急,杨仙花是听得明白的,她突然改变了姿势,用起拉出插入的花式来。咬吮的感觉没有了,任中行的龟头松了下来,但另一种新剌激又兴起!那是她阴道两壁的嫩肉,在拉出插入时,摩擦着他龟头两侧。杨仙花起初是起伏得很慢、但抽动了百多下之后,她开始加速起来!任中行双眼翻白,他的手已无力抓两团胸肉,改为扶着杨仙花的纤腰︰「尤物…啊呀…真是尤物…啊…」「我要死了…哎…」杨仙花似乎狂乱起来,她抽动的速度开始加快。任中行只是喘气,他已支撑了上千记抽插!突然,杨仙花的身子往后一仰,在她两团白乳房荡来抛去时,她的子宫颈屈向前,再次「咬」着任中行的龟头。这次,她阴户深处,突然产生一股很强的吸吮力,像有东西啜向他龟头似的!任中行理智还未全失,他脸色突然变白︰「你…你懂《吸精大法》?」他话还未完,龟头已喷出白浆来,那股白浆像被抽往她腹内,但吸吮力还未停止!「你…你…」任中行露出惊惶失色,他身子似乎被锁着下身,两人的下身紧贴着,上身却是分开的!「噢…真多精!」杨仙花又媚笑。但任中行的脸就变得越来越白,他整个人像「收缩」了一样,身子微微在颤抖。